沧元图书网 > 穿越小说 > 夜烬天下 > 第六百五十四章:如意算盘
  “别介意。”琅江停下脚步,望着正殿的龙首,笑道,“这么多年只要帝仲回来,这家伙就会吼两声,习惯就好。”

  萧千夜凝视着那双黑焰灼烧的双瞳,心中不知作何感想,他从龙首下方走过,硕大的眼珠就跟着他脚步一点点转动,好似一柄锋芒在背的利刃,总是让他感到刺骨的阴寒,一直到进入上层极昼殿,水流一样深厚浓郁的神力席卷而来,肉眼可见的灵力如萤火虫一般漂浮在空中,每走一步带起的清风都能将其轻轻撩动。

  空无一物,了无生机,这就是他眼下对传说中的神域上天界唯一能有的感觉。

  上次来到这里,他是从黄昏之海直接掠入下层永夜殿,而对于上层的极昼殿,则是第一次亲身踏足,不同于永夜殿如水如镜静谧如死的世界,上层隐有微风撩耳的轻响,空灵而悠远,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出,一时间让他的记忆中里也仿佛交织起似有似无的碎片,若只是稍稍联想,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但要是认真回忆,又什么也记不起来。

  “不喜欢这里?”琅江回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一眼就看穿了对方所有的想法,叹了口气,问道,“你对这里可还有印象?”

  萧千夜环视一圈,虽然第一感观并不陌生,但他知道这确实是从未踏足过的土地,摇头回道:“没有,我看不到他过去的记忆。”

  “看不到?”琅江想了想,半晌才恍然大悟,顿时脸上的神情就变得有些惊讶,低道,“所谓共存指的是他能洞悉你的一切,但你并无法感知到他的事情?呵呵,真不公平啊,你又对他了解多少?”

  “我习惯了。”萧千夜耸耸肩,一边思考着琅江的话,一边跟着他继续往前走,最终也只是无奈的扯扯嘴角,“了解的很少很少吧,他有意隐瞒,我就无法了解他。”

  “我可以告诉你关于他的事情。”琅江眨眨眼睛,英气勃发的脸庞上陡然有一抹孩童般的调皮闪过。

  “我没兴趣。”萧千夜微微转着眼珠看向周围,唇齿淡淡翕动,琅江低咳一声,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听,主动自言自语的呢喃说道,“和他关系最好的应该就是风冥了吧,他俩的性格还是有那么一点像的,事实证明,果然是他俩一起栽在了女人手里。”

  “呵”一时被逗笑,萧千夜没忍住捂了一下嘴,下意识地低下头,硬是把笑容又憋了回去。

  “他会捡一只凶兽养在身边当宠物,我觉得挺正常的,不过会为了它把命都丢了,实在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琅江深吸一口气,不知道是惋惜还是惊讶,但这种略显伤感的话题他只是稍稍带过,立马又笑吟吟的冲萧千夜招了招手,把他拉到身边小声嘀咕,“对了,紫苏喜欢他,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不过他好像一直都没注意到,每次信口开河说会给人家带些罕见的草药回来,每次都是前脚出门后脚就忘了个干净,没有一次实现承诺,厌泊岛你去过的吧,除了上天界,他以前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那里了。”

  萧千夜本来还有些漫不经心,忽然听见琅江说起这些事情,莫名起了兴趣,不知是抱着怎样侥幸的奇怪心态,忽然目光游离支支吾吾的问道:“烈王对他一定也很好吧,他c他有没有”

  “你刚才不是还说没兴趣听吗?我怎么觉得你比任何人都更感兴趣?”琅江冷不丁嘲讽了一声,被最后那几个犹豫半天还是没能说出口的字惹得哈哈大笑,自然清楚他想说什么。

  “他c他喜欢阿潇,不就是因为阿潇对他好吗?那为什么为什么烈王不行?”莫名其妙的,萧千夜竟然问了一个自己也没想过的问题,像个八卦的妇人,迫不及待的等待答案。

  “飞垣那位公主对你也不差吧,你怎么就不喜欢人家呢?”琅江一秒都没想,竟然真的和他津津有味的讨论起这个问题来,“名利双收的事,对你百利无一害,还能让云潇对你彻底死心,说不定这会已经屁颠屁颠缠着帝仲不放了,你为什么要拒绝呢?你不拒绝那位公主,你们之间的感情就不会搞的这么复杂。”

  “我”被他说得完全答不上来,萧千夜支支吾吾了半天,索性闭了嘴。

  琅江摆摆手,叹道,“感情本来就没道理嘛,何必纠结那么多?也许帝仲就喜欢那种会顶嘴,而且脑子不好的姑娘,比如云潇?要是真能走到一起,他或许会很开心吧,哈哈哈哈哈。”

  萧千夜脸庞一黑,一秒就将目光尴尬的挪向了别处,琅江看着发笑,嘀咕道:“怎么着,你难道是想做红娘月老,给帝仲和紫苏牵线?然后心安理得的和云潇过小日子去?”

  “我没有”萧千夜心虚的反驳,琅江不依不饶的拽着他,微微一笑,“你心里那点小算盘也瞒不过帝仲,可他还是很宠你,不仅什么也没阻止你,还把独属上天

  界的武学教给了你,对他而言你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嗯,让我想想,不会也和当年那只凶兽一样,是养在身边可以逗着玩的宠物吧?哈哈哈哈哈”

  虽说是以玩笑的口吻说着话,琅江的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丝的遗憾,在大笑之后,看着一言不发的年轻人,又摇头感慨道:“年轻真好啊,像你这个年纪的男人,出身就是权贵之家,不愁吃不愁穿,原本应该也不愁娶媳妇吧?可你竟然会为了一个从小就暗恋又不敢直言的小姑娘打着各种如意小算盘,想想也怪有意思的,我年轻的时候那是很遥远之前的事情了,很遗憾没有遇到过这种让人心动的姑娘家。”

  他倒是莫名有些遗憾的神色,笑容有一丝苦涩:“其实在初次得到神力之后的那些年,我们还是保留着属于人类独有的特殊感情,不论是亲情c友情,还是爱情,都不像现在这般无所谓可以随意丢弃,但或许是彼此之间太过了解,缺乏了一些神秘感吧,反正帝仲就像个木疙瘩一样,紫苏也是个害羞的姑娘,拖着拖着,他就失踪了。”

  “后来呢?”萧千夜下意识的追问,琅江本是看着他,又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远处的神殿,脸上露出了一抹奇特的表情,低声,“后来?反正上天界对时间没什么概念,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呆久了难免觉得无趣,慢慢的大家开始分道扬镳,从最开始几十年回来一次,慢慢变成几百年,再到几千年,你觉得他失踪了九千年很久很久是不是?呵呵,其实对我们而言,真的不算太久。”

  “在这期间,我们也不是没找过他,不过大多只是点到为止,不干涉同修的私事,这是上天界的虽不点明c但心照不宣遵守的约定。”

  琅江停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自己刚才的话,然后才若有所思的补充道:“潋滟是个例外吧,她拥有预言之力,有时候会因为预言中出现某些不祥的征兆而强行插手,不过逆天改命谈何容易,有些事情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呵呵,强扭的瓜不甜嘛,所以结果大多不如人意。”

  萧千夜下意识地顿了一下——不插手,这话倒是不假,否则时至今日,他或许要面对更多的困难。

  “到了。”谈话间,神殿已经出现在眼前,越靠近,神力越是充沛到让他有些呼吸困难,一眼望去,只见无数白精灵一样的灵力光球在密密摇曳,仿佛盛夏水面上的萤火,静谧而让人心旷神怡。

  琅江领着他进入神殿内部,十二座神像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雕刻而成,即使他抬起头也无法尽收眼帘,明明是冰冷的雕塑,但每一个内部都有独特的神力在蜿蜒流转。

  琅江站在神殿的中心,逐一扫过这些熟悉的面容,眼神复杂,嘴角却挂起讥讽的笑:“当年我们初次进入上天界,就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孩子一样兴奋不已,自认为真的突破了那层看不见的屏障,成为天空的主人,成为新的神明,所以我们自作主张的在极昼殿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神像,呵听着很可笑是不是?哪有神明自己给自己立神像的?现在想来真是自不量力,可怜可笑。”

  “这两个人”萧千夜的目光已经被光泽最黯淡的两尊神像吸引,努力辨别了好一会才低呼脱口,“是日月双神?为何他们的神像会如此破损?”

  “因为他们死了。”琅江淡淡回应,语气平静的可怕,又指了指另一尊神像,示意萧千夜仔细看看,萧千夜顺着他的手指凝视过去,那是一尊女子的神像,心口处却不知被什么极端的力量洞穿,以心脏为圆心呈现出镜碎的纹理,他倒吸一口气,认出来这是预言之神潋滟,倏然想起自己曾在烈王的厌泊岛和她有过一面之缘,低道:“这道伤口我记得应该是煌焰所为?”

  “没错,是他干的,要是再稍微用点力,那一剑就会要了潋滟的命。”琅江点点头,“为了保住你们兄弟两个,她隐瞒了双子之象,致使煌焰无法准确分清楚帝星的真正归属,让他气疯了。”

  萧千夜的脸上却没有表情,琅江最后抬指让他转身,眼睛陡然冷锐起来:“为何帝仲失踪九千年我们也从未想过他会死呢?除去一直死寂的帝星,属于他的神像其实也一直很平静,所以我们才会做出这种推断——他应该是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独自旅行,因为和煌焰之间的矛盾,不愿意回来。”

  萧千夜看着神像,内心潮起潮落。

  “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琅江深深的叹息,感到说不出的难过,低道,“终有一天他会因为宿命的相遇醒过来。”

  话音未落,琅江已经出现在间隙面前,只是抬手轻轻碰了一瞬就闪电般收回了手,他捏了捏被魔气灼的隐隐作疼的手指,对着萧千夜期待的笑起来:“这个间隙外层是被破军之力覆盖,里层被煌焰主动封死,你要在破坏外层的同时让帝仲感觉到,里应外合才能彻底破坏这个空间之术,但是他脱身之际,煌焰也会成为你的对手,要不要冒险,你自己决定。”

  萧千夜凝视着黑洞一样的间隙之术,忽然又扭头看了一眼帝仲的神像,仿佛留意到了什么,蹙眉思考起来。>

  ;

  【本章节首发沧元图书网,请记住网址(https://Www.CangYuanT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