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ld not connect to memcache and try to use file cache now!
004、智斗许大茂_四合院:从熊孩子到发明家_玄幻小说_沧元图书网
沧元图书网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从熊孩子到发明家 > 004、智斗许大茂
  过了饭点。

  二大爷就迫不及待的请来了一大爷和三大爷,然后吆喝着让四合院的人一起开会了。

  院子是人山人海的,中间放着一张老破椅子,那自然是傻柱的位置了。

  傻柱倒也自在,大咧咧的就搂着何雨生坐上了长椅。

  另一边,秦寡妇犹豫了一下,带着棒梗从家里小心翼翼出来了。

  人齐了,二大爷一副官派十足的模样迫不及待出来说道:“今天叫大家来呢,是有一件事情要说,那就是,许大茂家的鸡,被人偷了。然后我们在傻柱家发现,他家的炉子上,正炖着一只鸡,当然这也许是巧合,但也许也不是巧合,所以大家给评评理。”

  一大爷看向傻柱:“所以傻柱,这鸡,到底是哪来的?”

  傻柱:“哪来的?当然是买来的!”

  “买来的?你从哪儿买来的?”许大茂嚷嚷道。

  傻柱刚想说话,何雨生却忽然说道:“是我放学以后在一水泥管后边捡来的!”

  棒梗听到这话,不由得一阵颤抖。

  “嘿!你们哥俩,谁说的话才是真的啊?”

  “我的是真的,不信你问问三大爷,我是不是得在外边等一等才敢回家吧。”

  “什么意思?”许大茂看向三大爷。

  三大爷一愣,然后说道:“今天何雨生这小子啊,把人家李副厂长的宝贝儿子给打了!”

  听到这小子,四合院内一片哗然。

  这李副厂长是谁啊?不说是一领导了,光他那有仇必报的性格,那可也是全厂皆知啊!

  一时间,众人纷纷斥责何雨生这小孩子是闯了大祸了。

  “嘿?!你这把人家给打了,和我的老母鸡有啥关系?”

  “我提前放学不敢回家,所以去到水泥管那片地儿等着,最后捡来了一只鸡,这有问题吗?”何雨生说道。

  许大茂哪想到何雨生会这么说,如鲠在喉:“你、你有什么证据说你家炖的鸡是你捡来的?”

  “大茂叔,这话你说的可不对了,哦对了,我们路上还遇到棒梗了,你问问他,我家炖的这鸡,是不是我捡来的吧。”

  大家看向棒梗,棒梗一个激灵,知道何雨生话里有话,赶紧回答道:“是!是何雨生给捡回来的。”

  许大茂又是一阵语塞:“你你你、你们联合起来骗我,傻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和这寡妇是什么关系!”

  秦寡妇:“许大茂,你什么意思?!”

  傻柱对许大茂一瞪眼:“许大茂,你昨晚才和别人说我和秦寡妇有不正当关系,今天又冤枉我偷鸡,现在又来血口喷人,你说,你是不是不安好心!”

  秦寡妇也马上附和道:“对,许大茂昨天造谣说我和傻柱有问题,现在全厂都知道了。”

  一大爷怒目圆睁,看向许大茂:“可有这回事?”

  许大茂哪想到这才几句话,话锋就被何家小子转到自己身上了:“我、我那不是喝醉酒了没注意嘛!”

  “好你个许大茂,我看你就是故意弄丢你家老母鸡,然后跑来指责我的吧?”

  这下,四合院的众人,又开始纷纷指责起许大茂来。

  二大爷今天下午被何家兄弟一顿怼,现在这情况,自己脸上也挂不住,他一拍台,马上起来道:“这何雨生平日里顽劣无比,他的话,可不能信!”

  “有棒梗作证你也不信,那二大爷我问你,大茂叔的话,可有人作证?”

  大家又纷纷点头,表示何雨生说的有理,更加强烈的指责起许大茂来。

  许大茂这是哑巴吃黄连,都快要憋吐血了。

  折了一只老母鸡不说,这会儿还要被批斗,可真是血亏!

  傻柱这会对自己弟弟已经是刮目相看了:

  没看出来啊,这小子伶牙俐齿、条理清晰,这一句句的,还真怼得许大茂无话可说。

  而且他提出了水泥管那片地,明明白白就是敲打棒梗,让他配合自己,也算是顺便给了棒梗一个警告和提醒。

  这时,盲老太太发话了。

  “何雨生这孩子,平日里是顽皮了一些,可也继承了他哥的好心肠,我相信他。”

  盲老太太是烈士的遗孀,也是这四合院的老祖宗,她这一发话,那更是没得说了。

  一大爷也趁着这时候拍板道:

  “行了,既然是这样,那么许大茂,如果你没有其他东西要说,这事情就到这里了。”

  许大茂欲言又止,可偏偏这何家小子的话没有一丝漏洞,他只能咬牙切齿的看向傻柱和何雨生:“你们给我等着!我的老母鸡不能白白就没了!”

  闹剧过去了。

  散会后,傻柱拖着何雨生找到了三大爷。

  “三大爷,学校那时还有余地吗?不会真把雨生给开除了吧?”

  三大爷摇头晃脑:“傻柱啊,我给学校那边已经说尽了好话,但雨生他下手没轻重,我们也不好和李副厂长那边交代。好在人家李子涛没受太大伤,医药费是不用,但雨生他这处分,是免不了了。”

  二大爷在边上偷听着,凑过来说了一句:“雨生就别念书了,跟着傻柱做个厨子,兄弟俩就这样吧。”

  傻柱还是不愿意放弃:“不然明天三大爷你就带我去学校那边求求情吧。”

  “没办法,傻柱啊,你去了也没用,该处分还是会处分。”

  实际上学校那边处分决定还没真正下来,傻柱去还是有点用的。

  可这三大爷精于算计,他觉得傻柱如果去,肯定会带上自己,到时候让校方好说歹说的,最后得罪了李副厂长还会连累自己。

  所以他当然不愿意让傻柱去,直接让何雨生退学得了。

  何雨生冷冷一笑,对三大爷说道:“那退学手续我就不办了,你让校方直接处理。不过二大爷三大爷你们可看好了,以后我们兄弟俩会怎么样。”

  说完,何雨生就不由分说把傻柱给扯走了。

  三大爷:“你说这何雨生真是……”

  二大爷唾了一嘴:“这混小子就跟他哥一样一根筋!还让我们看着,不让我们笑话就不错了。”

  三大爷略显得意的笑笑:“这小子啊,经受些毒打就知道事儿了。”

  ……

  。

  (4月日到4月日)</p>【本章节首发沧元图书网,请记住网址(https://Www.CangYuanTuShu.Com)】